熱門文章
新會員第一本免費,小編教你如何兌換!
發表時間:2016-10-03

「HyRead中信卡友讀享樂」送給每位新....

全台80萬金融人 不變身就淘汰
發表時間:2016-01-20

圖片來源:周書羽 從「威尼斯銀行」....

Open API & Open Banking 經驗分享

發表時間:2020-01-03 點閱:275
Responsive image

Open API & Open Banking成話題  英、澳、日、星經驗分享

撰文:賴威仁

 

FinTech Taipei 2019台北金融科技展中,邀請了來自英國、澳洲、日本、新加坡的金融監理、業務及科技等各方領域專家,就開放應用程式介面與開放銀行兩項主題進行討論,與大家分享各國現在執行的經驗。

 

 

開放應用程式介面(Open API)與開放銀行(Open Banking)近年已經成為各國金融業熱門的討論話題。本次研討會有來自英國、澳洲、日本、新加坡的金融監理、業務及科技等各方領域的專家,就開放應用程式介面與開放銀行兩項主題的相關議題,進行深入意見交流。

 

建立消費者信心是成功礎石

 

來自英國的新創公司,同時過去具有英國及歐洲金融監理經驗的Nilixa Devlukia,首先講述英國的開放銀行架構、挑戰與優點,並認為架構甚至未來可在全世界通用,同時減少政府干預,且開放銀行具有不同的發展模式,通常政府會鼓勵業者積極參與創新、競爭。

 

目前歐盟透過PSD2規範了兩種新的支付服務模式:1.帳戶資訊服務(Account Information Services)及2.支付發動服務(Payment Initiation Services),也同時規範了公司與消費者間的責任。目前來看,推出共同的標準還是屬於執行上較為容易的部分,真正在執行上,各家機構的資訊技術層次差異才是阻礙點,而這些差異也能決定機構能多快地推出API服務。

 

缺乏法規精細度則是開放銀行執行上的另一個問題。主要是哪些資料可以讓消費者免費取得?而哪些必須付費取得?銀行在推出商品時,也必須考慮如何和第三方業者進行資料溝通。此外,開放銀行成功的秘訣在於必須先建立消費者使用的信心,小心照顧使用者的資料,倘若發生問題,將導致信心喪失而影響發展。

 

開放銀行也能透過許多客戶資訊的累積,來幫助他們取得金融服務。以申請貸款為例,開放銀行可以透過客戶繳交房租的情況來累積信用,增加獲得貸款的機會,甚至這種資訊的交換可以擴及其他業別,讓大家可以有綜觀客戶全貌的機會,進而帶來競爭。

 

成立OBIE監督銀行討論與執行

 

第二位講者是來自英國競爭及市場管理局(CMA)開放銀行業務負責人Bill Roberts。Bill指出,英國的開放銀行源自於CMA在2016年對於消費金融的市場調查,當中發現有近8成的消金業務被4家大型銀行占據,且情況相當穩定,甚至會開玩笑說,英國人離婚的機率比換銀行機率還高,因為客戶轉換銀行的機率小於3%,中小企業很難找到大銀行願意給予貸款,且透支雖使用率高,但利率、手續費也高,所以銀行都不想改變。

 

因此,英國要求大型銀行成立一個組織――開放銀行執行機構(Open Banking Implementation Entity, OBIE),它的重點是在設計、執行和維護開放銀行的架構。同時,這個機構也讓不同的參與者可充分討論執行方式,包括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及中小企業皆可參加。此外,也透過OBIE以執行受託人(implementation trustee)的方式來監督銀行的討論與執行,甚至幫助銀行做出決定,參與銀行也大都認為這樣可以增加執行上的妥適性。目前,英國第一個API標準已在2018年1月推出,到了2018年7月每一家大型銀行都已經推出了API,而小型銀行自願參與的家數也已達到70家以上,表示目前參與銀行的活期帳戶市占率幾乎達到99%以上。

 

在第三方業者(TPPs)部分,主要參與型態是帳戶資訊服務業者(Account Information Service Providers, AISP),其次是支付發動服務業者(Payment Initiation Service Providers, PISP)。AISP主要是協助整合客戶在各個金融機構的存款、放款、信用卡等資訊;另一方面,有些消費者現金短缺,則需要PISP來協助貸款,例如運用他們的繳房租紀錄,來幫助辦理貸款、購房,CreditLadder公司就是其中一家推出此類服務的業者;又或是Quickbooks公司運用雲端協助中小企業主收款或支付帳務,都是PISP的主要作法。消費者部分,主要仍運用消費者透過API存取資料的累積次數(API calls)來評估成效,值得注意的是,自2019年3月推出在行動裝置進行生物辨識同意授權後,已有效地帶動了客戶的使用意願。

 

基於過去的經驗,我們學到開放銀行若不是採取強制的方式來做,銀行根本不會想做,有些銀行認為這是一個機會,但更多銀行認為這是威脅;另外,我們也採行了一種「最小可行產品」(minimum viable product)概念,意思是只要有人能在架構下推出商品,就可以考慮嘗試去做,而不必等待大家都已經準備到位才開放商品,反而造成創新腳步的落後。

 

開放銀行制度已經在很多國家推行,甚至是一些開發中國家也相當熱衷於推展開放金融,當然這些國家的問題和英國不同,但透過開放銀行也能解決他們在金融產業的不同問題。展望未來,開放銀行會擴展到更多的國家,甚至擴展到開放金融或是開放人生(Open Life)的更大層面。

 

澳洲推開放銀行關鍵在顧客

 

接著,由來自澳洲政府金融科技諮詢委員會共同主席Scott Farrell來為大家演講,Scott介紹自身的主要任務是協助澳洲政府來檢視整個開放銀行制度。以澳洲的方式來看,推展開放銀行其重點就在「顧客」(customer)這個字上。預期澳洲在2020年2月新法規推動後,未來澳洲將會是把重心放在客戶的資料權上,繼而進入更多的產業從事開放資料運用。

 

Scott對於開放資料的應用舉例說明,認為澳洲的海濱管理單位會用不同顏色的旗子來代表海域安全性,而這些資訊的背後就是數以百萬計的遊客資料蒐集。將此概念用在金融產業,就代表了金融產業必須將各類型業者的資訊都蒐集進來,甚至強制要求大家要參加,才能讓大家得到最大的資訊利益。在蒐集資料上,資訊技術是很重要的一環。資訊的開放分享應該是必須經過客戶同意才能進行,而客戶同意的方式也有很多不同的作法,甚至是銀行和其他業者間的資訊交流,這些都必須互通才能達到資料分享的效用,目前澳洲和英國的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,都希望能夠跨國互通使用資料。而澳洲將專注在開放資料的金融數位認證、新資料生態系所建立之數位經濟、宣導資料價值所在以及開放資料的跨境操作等重心上。

 

日本落實消保、資安成標準化

 

第四位講者是來自日本金融科技協會的董事落合孝文先生,目前協會有400多個會員,主要多由金融機構參加,是一個與金融API相關的組織。協會中也設有API與網路資安等次委員會,主要從事一些修法相關的討論。

 

日本的開放API是由2017年《銀行法》修法,納入電子支付服務代理機構而來,其中規範了兩種類型機構:PISP與AISP,同時也將過去使用的網頁抓取資料的方式排除,讓資訊的蒐集安全性更為提升。基本上,日本的作法與歐盟PSD2類似,差別主要在於PISPs仍必須與銀行簽約之後才能提供服務,而不若歐盟不需要與各個PISPs簽約。目前日本已有90%的本國銀行已經或打算在2020年6月前參與開放API機制。

 

日本在開放API的推展上,也碰到了一些重要議題,例如消費者保護、資安等,但這些在日本通常屬於自律的範圍,但由於參與的銀行多達100餘家,盡可能讓銀行與第三方業者的簽約變成是一個標準化的流程;此外,在資安部分,對於API也有一個共通檢查表,對於API本身和系統皆有要求。以目前的規範,金融科技公司必須設法在2020年5月底前和銀行簽約,否則可能就無法提供服務;資料權的部分,由於日本並沒有規範,如歐盟的資料可攜權,對於資料所有者仍待釐清。最後,則是合作標準化的問題,辦理和銀行簽約的時間可能長達6至8個月,耗時太長,應該積極縮短時間來完成。

 

新加坡主張跨業平台重要性

 

最後是來自新加坡IBM公司的Nicholas Drury,他分享了來自該公司商業價值研究院所做的研究。這項調查的對象主要是針對全球8、9百位高階經理人進行,機構類型有金融機構、主管機關及其他金融相關機構。研究結果顯示,90%的受訪者認為跨業平台(crossindustry platform)在未來會更加重要,其中也分析了這些平台對於營收、獲利、客戶或關係者滿意度等項目的表現,認同度均高於80%,甚至對於成本也有正面的影響。

 

在執行跨業平台的挑戰上,高階主管認為法令遵循、安全與文化是塑造跨業平台的最重要挑戰。以文化為例,銀行可能是一個充滿政治化的組織,各國不同的政治、文化對銀行所帶來的影響也差異很大,因此,若銀行來自不同的文化或地理地區,對業務可能造成發展阻礙或是具有不同的看法,也就變得十分正常。此外,研究結果也發現,有願景的組織,其主要成功因素來自於策略、客戶、創新、夥伴關係、營運模式、投資、價值衡量及監理等方面。

 

大科技公司加入,消費者成贏家

 

座談部分,由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黃崇哲主持,詢問傳統銀行如何選取夥伴來發展開放銀行?Bill認為,並不是所有銀行都認為開放銀行是機會,也有些銀行認為是威脅,但認為開放銀行是威脅的銀行,做得還比較好;Scott接著表示,銀行從來不能單打獨鬥,一定要先對自己的銀行有所了解,別人才能提供看法,這些第三方業者要能夠符合自己的需求,合作才有意義;此外,第三方業者也可能不是只有和一個地區的銀行合作,未來若和英國與澳洲的銀行都可以合作,合作的對象就會變得更廣。

 

對於Facebook、Google這類的大型科技公司加入金融科技領域,究竟是誰會贏?Bill表示,我只能確定消費者會贏,因為消費者會得到更多更好的服務,至於這些大型科技公司,我記得曾和銀行業的朋友討論到這個問題,他們也確實認為具有威脅,也認為倘若這些大型科技公司與銀行是同一等級的公司時,這些公司可能會做得比銀行更好。Scott也表示,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確令人擔憂,但這些公司加入開放銀行機制後,作法也會和大家一樣,而銀行更應該著重參與機制後資訊的雙方流通問題,而不是只有銀行的資訊流出給業者。

 

另外,有關英國目前採取法令強制的作法,與其他採取自願自律作法的國家有何不同?與會來賓大都認同每個國家情況不一,可能作法會有不同,但英國主要是認為如果不是法令強制推動,開放銀行就不會成真,因為許多銀行對此都表示反對,主要是擔心銀行最有價值的客戶,可能會被競爭同業搶走,因此就無法以自願的方式來做。

 

〈更多文章內容請詳:台灣銀行家 [第121期]〉
探索更多精彩內容,請持續關注《台灣銀行家》雜誌 (http://service.tabf.org.tw/TTB)